沐辰于风

【肖根】Judice(点梗)

JFM:

Elroy:



 标题:Judice(点梗)




 是否原创: 原创




 配对: 肖根/根肖




 等级: G




 特殊题材警告: @夜羽—堕天  法官锤X罪犯根。拉个票,没加投票群的加群啊都,群里有好多大大!




欢迎加入2016年Zimbio肖根投票群,群号码:481289224。链接放在最下面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Judice








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坐在被告席上,卷翘的发梢、明艳的妆容、落落大方的姿态。她甚至有闲心朝陪审团眨眼微笑,愉快地仿佛就像是要去赴一场约会,完全没有坐在被告席上的自觉。




法官们接连入席,女人的眼神盯在正中间的矮个儿女人身上,侵略性与柔情并存,看起来仿佛就是想把那位女法官温柔地吃进肚子里爱护。




主审官Shaw坐正了身体。然后两个女人的眼神在肃然无声的法庭上空相撞,几乎要擦出火花来。




“上午好,Root。”Shaw冲她点点头。




“上午好,法官大人。”Root涂抹鲜艳的嘴唇笑意浓烈。








正坐在被告席上的女人,Root,本名Samantha Groves,据说是个罪犯。




反政府恐怖分子、高级黑客、连环杀手、心理变态,无恶不作的坏家伙。她的名字就如同某种可怕瘟疫,让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。就是这么个邪恶的角色,不久前,正当她打算处死一个已经被折磨地奄奄一息的官员时,FBI探员破门而入,将她抓了个正着,紧接着就被送到了法庭上。




这件案子很快成为了大街小巷的谈资。但是大家都不确定,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那个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




主审Sameen Shaw是位风评很好的法官,公正无私严格谨慎。案子在她手上几个来回,本来几乎被坐定了罪名的Root就得到了“保释”,因为“证据不足,缺乏立案条件”。Sameen Shaw这么说。








Root坐在那儿,看着正坐在审判席上的Shaw,听着那好听的声音,将它们当做世界上最美妙的乐曲来享受,却并不在意那些绝妙的音符组合起来到底是在表达什么意思。她盯着Shaw,忍不住去勾勒宽大制服下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指尖在裤子布料上轻划,描绘着头脑中Shaw高耸的乳房轮廓,想象着她手下那块衣物就是Shaw的皮肤。




她闭上眼,好让脑海中的感觉更加清晰真实。




“请被告自述。”法官的声音冷冷的,在肃然无声的法庭里显得威慑力十足。




Root回神似的睁开眼,站起身,扯了扯皮衣的下摆,整好着装。




“法官大人。”她站直身体,交握着双手,笑容精致美好,“感谢您对我的信任。我无以为报,唯有坦诚。”




“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。”




整个法庭一片哗然。审判席上的Shaw愣在当场。








Shaw,也许你不知道自己是个多么有魅力的女人。但是,每次我见到你,都会忍不住幻想自己终有一日能够拥有你,忍不住希望你的眼神能停留在我身上,哪怕片刻。




我曾以为这世界上不会有所谓的“美好”存在,人性的丑恶程度简直让我想要作呕。我了解人,知道人能够肮脏邪恶到什么地步。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在猜我是个疯子,猜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甚至有人猜我是个人格分裂症患者。但是其实我什么都知道。我很清楚我正在做的一切,我也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。比如,当我结果了这次目标时,脑子里已经计划出要怎样杀掉下一个目标了。我所杀掉的那些人都罪孽深重,死不足惜。我不懊悔自己所做的一切。




但是这是在我没有遇到你之前的事情了。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如此纯洁公正的人,是第一个愿意信任我肯定我并且试图帮助我肯定自己的人。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和信任,这也是我决定要坦白罪行的原因之一。




很抱歉之前我利用了你的正义和善良。我的说谎技巧还不错对吧?你每次到我这里来取证的时间,也许都是我这一生中所能度过的最快乐的时间。你的眼睛会盯住我的眼睛,认真专注,让我几乎难以呼吸;你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;偶尔温柔可亲地安抚我让我不要担心,你会还我公正的样子;你离开时再三叮嘱我要诚实时。能够拥有这份关心和期待,我就已经再无他求。




我不奢求自己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,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,尊敬的法官大人。




我认罪,法官大人,真心实意地。为了你那双干净美丽的眼睛。








幽暗阴冷的狭长走廊里传出规律的脚步声。四个人的身影被远处的白炽灯拉得细长,投在墙上沉默地晃动,像是漫无目的的游魂。Root走在最前,Shaw紧跟在她身后,最后是两个全副武装的狱警。




“我喜欢看你做法官的样子,Sameen,不要为我毁了你自己。”Root双手被铐住,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轻轻道,冷冰冰的铁器发出的微弱叮当声响应着她,可以听得出那好听的声音里还带着笑:“也不要为我哭。”




“Fuck you,Root。”Shaw的声音涩涩的,Root嘴角的笑意隐去。




“亲爱的,你知道我不能转身看你。不要让我后悔自己做的这一切。”她说,顿了顿:“别忘了我。”




“Fuck you,Root,Fuck you……”Shaw的声音更加喑哑,“我下了班就去酒吧约人,三天之内,你的影子就会从我这儿完全消失。”




Root笑了,在铁栅栏外面停了停,然后深吸一口气迈进那个幽暗的屋子,没有回头。




“得说再见了,Sweetie。”








我们不会有来世,亲爱的,我多么希望你能知道这点。我这罪恶的灵魂会下地狱,而你,亲爱的,你会去天堂。所以我们再也无缘相见了,我亲爱的Sameen。但好在我还有关于你的回忆,我还能拥抱着它去面对幽暗的窒息。








Root躺在床上,身边数台仪器散发出冰冷的味道。她的四肢被缚住,透过最上方的窗子,她恍惚看得到Shaw的身影。她趴在窗户上,看起来孤单又愤怒。Root闭上眼,感觉到两手手腕被刺入了什么针管。她的眼角忍不住开始湿润,让人想要尖叫的恐惧瞬间开始吞噬她。




她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害怕死亡,事实证明,她错了。




“天父在上,”Root闭着眼,流着泪,平生第一次开口祈祷,也许也是第一次最虔诚地呼唤出除了Sameen Shaw之外的一个名字:“我罪恶的灵魂会腐朽,尸骨也将荒凉。但当我堕入地狱,请带我的爱人远离我身旁,允她进入天堂……”








开庭前一天的深夜,Root蜷身坐在二十八楼的客厅窗边,正望着夜幕发呆,突然听到大门响了一声。她转头去看,Shaw的身影跃入眼帘。




“嗨。”Root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,从窗沿上跳下来,顺手拉上窗帘。




Shaw摘掉帽子和墨镜,脱下大衣,瞪了她一眼:“交代过你不要坐在窗边。”




“被误解的无辜女士因为忧郁和禁足令而只能坐在窗边解闷,这完全说得过去。”Root无所谓地耸了耸眉毛,接过Shaw手里的大衣顺手挂在衣架上,然后转身把手臂搭在她肩膀上:“午夜来访,某人是寂寞难耐了吗?”




Shaw蹙着眉甩开她的胳膊,走到冰箱里掏出罐凉咖啡。“明天开庭,我发给你的材料你都看到了吗?”




Root用表情回给她一个“Absolutely”。Shaw点点头,一口气喝光了那罐咖啡,“好,我们再来模拟一下你的自述环节,明天的庭审至关重要,出现一点纰漏陪审团的那些老家伙就会揪着你不放。”说着伸手拽了拽自己的领口:“好热,你没开空调吗?”




“中央空调坏了。”Root瘪了瘪嘴,“物业说明天才能修好。卧室装了独立的,不然我们去屋里谈?”




“走吧。”Shaw挑了挑眉毛,扔掉手里的小易拉罐。








质量上好的棉被床单之间发出足以让人浮想联翩的摩擦声,两个女人销魂的喘息和呻吟渐渐平复。




Shaw喘平气,从被子里钻出来坐着,顺手掏出床边冷藏柜里的一瓶冰啤酒拧开。她裸露出的上半身线条明朗均匀,看起来优美又力量感十足。被子忽闪了几下,露出裹在里面另一个女人光滑的脊背。她狂放的卷发散开落在背上,迎着光看过去,还有几点汗湿的光在闪烁。




Root因为侵袭的冷气而瑟缩了一下,转了个身,面朝Shaw的方向挪了挪,让被子严实地裹住自己的背部。




“之前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吗?”Shaw咽下一口冰啤酒。




“记住了。”Root把被子捂在胸前,漫不经心地答应着,伸出手指在Shaw结实的腰肌上轻划。




“我已经替你打点好了,之前的证据和犯罪现场也已经被销毁,接下来只需要你按照计划那样进行自述。我安排了目击证人,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有他们站出来为你作证。你的律师团也是最好的,这计划天衣无缝,你只要放心大胆地演好你的无辜小姐就好。我们一定能够胜诉。”




Root像是完全不在意Shaw所说的一切,自顾自地用指尖在Shaw的身上写写画画。反而是平时话不多的Shaw此刻像是变了个人似的。




“……等到你被宣布无罪释放,我就找个借口去辞了这劳什子工作。我给我们准备好了护照和现金,卡里还有一大笔存款,然后我们就从这个国家、这个世界上消失,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,买个房子,养几条狗,开始我们的新生活。”




Root脸上带着笑,嗯嗯地应着Shaw的话。像是对安逸的逃亡日子充满了幻想,但是那双明亮睿智的棕色眼睛并没有忽略掉Shaw说着话时麻木的表情和空洞的眼神。她满足地微笑着,贴在Shaw和她同样赤裸的身体上,并主动欺身而上,去索求那些带着微微酒气的亲吻。




Shaw的吻从下巴落到锁骨,Root胸口起伏,借着呻吟发出一声叹息。








Shaw那么好,她勇敢、善良、聪明又坚强,她会尽力不冤枉好人,也愿意不遗余力地将那些坏家伙送进监狱。这个世界上也许不会有比她更适合做法官的人了。她前途无量。自己是知道逃亡的感觉的,那么她又怎么能够自私地毁了她的大好前途,拉着她走上逃亡这条备受折磨的路。








Root闭着眼睛,开始感受到药物注进血管的凉意,紧接着那凉凉的感觉就变成一股温热的液体,融化在她的血管里。




她看到Shaw。




Shaw的脸出现在她眼前,穿着白色的衬衣,站在有阳光倾泻的庭院里冲她微笑。她自己靠在玻璃窗边,和她相视而笑,满足而愉快,怀里还抱着她们的孩子轻轻摇晃。下午的阳光温暖舒适。鸟儿正清脆地鸣叫、刚修剪过的草坪也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新鲜味道。这一切都那么美好。




Root眼角的那滴泪滑下来,没入发际。




我亲爱的、亲爱的Sameen。




我也爱你。








&




 投票期间不设电梯间,看完有力气都去给咱大肖根刷票啊!我们争取二连冠!(然后再感受一次AASS爱的红心)







欢迎加入2016年Zimbio肖根投票群,群号码:481289224




投票地址




投票总页面:http://www.zimbio.com/brackets/TV+Couples+March+Madness+2016




肖根投票链接:http://www.zimbio.com/polls/2016+TV+Couples+March+Madness+Challenge/pvoSYobEET8/couple+better+Root+Shaw+Person+Interest+Gordon






【POI/全员】Hope

入坑太晚 这就要到了离别的时候吗 伤心欲绝让我去哭一哭

POI百合病社:

Bloody Coraline:



看了鱼导的剪辑心情复杂,哭哭笑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


天下无不散筵席,话永远是说来得轻巧




潘多拉魔盒里剩下的最终是希望




我一直坚信着




(是甜是刀,个人所见不同,故不表)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“吸引力”




“无知”




“好奇心”




“谎言”




这是个美丽可怜的女人,是把厄运的钥匙。




黑皮肤的女孩儿和黑头发的女孩儿沉默不语。








6个科考组的成员在树林的篝火边闲聊,比起讲鬼故事的传统,带着眼镜的领队提议大家可以聊聊别的故事。高个儿被他们项目的主管高薪招聘来负责安全事务,他摘下悬在篝火上热好的酒分了每人一小杯。坐在身旁的领队代大家轻声道谢,甜酒换来了教授助手一个甜美的笑容,她的提案是【梦】。




“每人讲一个奇怪的梦。”




篝火鬼魂一样跳动着。




胖子先开了口




“我梦到自己能健步如飞地将人打趴在地上,偶尔会像一匹邪恶的鳄鱼那样微笑。”




但胖子没有那么灵活,他上三层楼就能汗透一身衣服。




“我梦到我是个医生,有吃不完的肉,那可真是美好的事情。”




黑头发的女孩儿咬了一口手上发咸的肉干,这还得省着吃。




“我梦到一个小男孩儿,他长得像我弟弟,我梦到他时...他总是在笑或者哭。”




黑皮肤的女孩儿掏出钱包看了看,那里面有她弟弟的相片。




“我没什么奇怪的梦,梦里总有一种味道,奇怪的香味。偶尔,我会梦到服役时我的狗。”




黑头发的姑娘像是来了兴趣吹了个口哨,领队扶了扶他被火光映红的镜片。




“我会梦到一些不能理解的数字和符号,他们像浮游在空中的萤火虫。”




“在发光?”




“在发光。”领队回答了高个儿的提问。




助手小姐松开了抱着的膝盖。这是她发起的问题。




“我会梦到我的心上人,每天,每天。我会梦到她的嘴唇,眉头,小拇指和她生气的样子。”




“她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。”黑皮肤的女孩儿眯着眼睛揶揄了助手小姐一下。




“不,我想她不知道,我没有告诉她。”




噼啪作响地火星凝结在了冷掉的空气里,领队向前倾身。




“你该告诉她,趁你还能。”




“即使她在2000年代?”




“你是在谈一场跨时空恋爱么?拜托!”




胖子无奈地拍拍膝头突然回过了神来。




“2000年代?距离现在遥远的过去。”




“没那么遥远,Lionel。”




2000年代,肥皂泡轻轻发出裂开的声响。








空气被剥开了不明朗的薄膜,包围着营地的雾飞快散去,他们被曝露在丝绒布般的夜空里,星星被众神点亮,每一颗亮得都像要立刻坠落在这些人类的掌心中。








2000年代不是那么久远的事情,领队低头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。




“你还能,Ms Groves。”




助手小姐挽起一侧长发别在耳后露出的笑容比天幕更加动人。




“我爱你,Sameen。”




“我爱你,Samantha。”




黑发的女孩儿一字一句说道,她的心从未如此清晰,如同这突然明朗的世界。助手小姐笑出了些泪水,用一种并不舒服姿势与她拥抱。




“我爱你,Harold。”




沉默不语的高个儿放下拨弄篝火的树枝,抓着领队的手。他喜爱的眼睛被火光映得更加美丽。




“我爱你,John。”




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将这句话说出口了,他心爱的人没有哭,只是用尽全力看着自己,他也在那样做。




“很荣幸能与你们相遇,敬所有人。我最爱的孩子和你们。”




黑皮肤女孩儿拿起篝火上所剩不多的甜酒给每人添了一杯。




“谢谢你们给我重生的机会,尤其是你,Carter。我爱你们,所有人。”




胖子举起手中,6只杯子磕出一个清脆的响声变成了暗夜中的烟花。








“所以盒子中最终是剩下了希望还是被关住了希望?Root。”John说。




“纽约不只有我们,世界也不只有我们。”Root说。




“你开始变得跟Harold一样到处瞎操心了。”Shaw说。




“多亏了眼镜儿的瞎操心,他救了很多人。”Fusco说。




“我们救了很多人,Fusco。你是好样的。”Carter说。




“会有的,希望总会有的,时间到了,朋友们。”Finch说。




“我会想念[她]的。”Root嘟囔着挽住了站起身的Shaw。




“我也会的。”




Finch笑了将Reese的手拉得紧紧的。也许他们在下一秒就会灰飞烟灭,周围的景色快速地变动了起来,只有夜空的星星坚定在那儿照耀着一丝微弱的光。




这个世界是没有神的,神抛弃了他们。抛弃了所有苦难众生,因众生贪婪、色欲、暴食、嫉妒、懒惰、傲慢、暴怒。也许当他们有一日不再为人,就能得到神的抚照,就像现在这样。一个倾诉爱意与感谢的机会,这样的人生结尾不算坏,绝不能算。








“我爱你,John。”




“我爱你,Harold。”




他在狂躁起的风声中含着笑容又抢着说了一遍,直到最终有一颗眼泪落入土壤。




繁星依旧,大地上静谧得不见了虫鸣蛙叫。一股轻风卷起一些叶子,那儿只有棵笔直的树,从不见什么暖人的火光和扑鼻的酒香。








F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