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辰于风

【POI/全员】Hope

入坑太晚 这就要到了离别的时候吗 伤心欲绝让我去哭一哭

POI百合病社:

Bloody Coraline:



看了鱼导的剪辑心情复杂,哭哭笑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


天下无不散筵席,话永远是说来得轻巧




潘多拉魔盒里剩下的最终是希望




我一直坚信着




(是甜是刀,个人所见不同,故不表)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“吸引力”




“无知”




“好奇心”




“谎言”




这是个美丽可怜的女人,是把厄运的钥匙。




黑皮肤的女孩儿和黑头发的女孩儿沉默不语。








6个科考组的成员在树林的篝火边闲聊,比起讲鬼故事的传统,带着眼镜的领队提议大家可以聊聊别的故事。高个儿被他们项目的主管高薪招聘来负责安全事务,他摘下悬在篝火上热好的酒分了每人一小杯。坐在身旁的领队代大家轻声道谢,甜酒换来了教授助手一个甜美的笑容,她的提案是【梦】。




“每人讲一个奇怪的梦。”




篝火鬼魂一样跳动着。




胖子先开了口




“我梦到自己能健步如飞地将人打趴在地上,偶尔会像一匹邪恶的鳄鱼那样微笑。”




但胖子没有那么灵活,他上三层楼就能汗透一身衣服。




“我梦到我是个医生,有吃不完的肉,那可真是美好的事情。”




黑头发的女孩儿咬了一口手上发咸的肉干,这还得省着吃。




“我梦到一个小男孩儿,他长得像我弟弟,我梦到他时...他总是在笑或者哭。”




黑皮肤的女孩儿掏出钱包看了看,那里面有她弟弟的相片。




“我没什么奇怪的梦,梦里总有一种味道,奇怪的香味。偶尔,我会梦到服役时我的狗。”




黑头发的姑娘像是来了兴趣吹了个口哨,领队扶了扶他被火光映红的镜片。




“我会梦到一些不能理解的数字和符号,他们像浮游在空中的萤火虫。”




“在发光?”




“在发光。”领队回答了高个儿的提问。




助手小姐松开了抱着的膝盖。这是她发起的问题。




“我会梦到我的心上人,每天,每天。我会梦到她的嘴唇,眉头,小拇指和她生气的样子。”




“她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。”黑皮肤的女孩儿眯着眼睛揶揄了助手小姐一下。




“不,我想她不知道,我没有告诉她。”




噼啪作响地火星凝结在了冷掉的空气里,领队向前倾身。




“你该告诉她,趁你还能。”




“即使她在2000年代?”




“你是在谈一场跨时空恋爱么?拜托!”




胖子无奈地拍拍膝头突然回过了神来。




“2000年代?距离现在遥远的过去。”




“没那么遥远,Lionel。”




2000年代,肥皂泡轻轻发出裂开的声响。








空气被剥开了不明朗的薄膜,包围着营地的雾飞快散去,他们被曝露在丝绒布般的夜空里,星星被众神点亮,每一颗亮得都像要立刻坠落在这些人类的掌心中。








2000年代不是那么久远的事情,领队低头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。




“你还能,Ms Groves。”




助手小姐挽起一侧长发别在耳后露出的笑容比天幕更加动人。




“我爱你,Sameen。”




“我爱你,Samantha。”




黑发的女孩儿一字一句说道,她的心从未如此清晰,如同这突然明朗的世界。助手小姐笑出了些泪水,用一种并不舒服姿势与她拥抱。




“我爱你,Harold。”




沉默不语的高个儿放下拨弄篝火的树枝,抓着领队的手。他喜爱的眼睛被火光映得更加美丽。




“我爱你,John。”




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将这句话说出口了,他心爱的人没有哭,只是用尽全力看着自己,他也在那样做。




“很荣幸能与你们相遇,敬所有人。我最爱的孩子和你们。”




黑皮肤女孩儿拿起篝火上所剩不多的甜酒给每人添了一杯。




“谢谢你们给我重生的机会,尤其是你,Carter。我爱你们,所有人。”




胖子举起手中,6只杯子磕出一个清脆的响声变成了暗夜中的烟花。








“所以盒子中最终是剩下了希望还是被关住了希望?Root。”John说。




“纽约不只有我们,世界也不只有我们。”Root说。




“你开始变得跟Harold一样到处瞎操心了。”Shaw说。




“多亏了眼镜儿的瞎操心,他救了很多人。”Fusco说。




“我们救了很多人,Fusco。你是好样的。”Carter说。




“会有的,希望总会有的,时间到了,朋友们。”Finch说。




“我会想念[她]的。”Root嘟囔着挽住了站起身的Shaw。




“我也会的。”




Finch笑了将Reese的手拉得紧紧的。也许他们在下一秒就会灰飞烟灭,周围的景色快速地变动了起来,只有夜空的星星坚定在那儿照耀着一丝微弱的光。




这个世界是没有神的,神抛弃了他们。抛弃了所有苦难众生,因众生贪婪、色欲、暴食、嫉妒、懒惰、傲慢、暴怒。也许当他们有一日不再为人,就能得到神的抚照,就像现在这样。一个倾诉爱意与感谢的机会,这样的人生结尾不算坏,绝不能算。








“我爱你,John。”




“我爱你,Harold。”




他在狂躁起的风声中含着笑容又抢着说了一遍,直到最终有一颗眼泪落入土壤。




繁星依旧,大地上静谧得不见了虫鸣蛙叫。一股轻风卷起一些叶子,那儿只有棵笔直的树,从不见什么暖人的火光和扑鼻的酒香。








Fin